隅中蛇

这里阿岚,静如潜鱼,动若奔獭。仿古探微,痴迷三国,流连两宋。苟全性命于盛世,不求闻达于方家。季汉粉,主吃玄亮/维亮。HP迷,主吃斯莉。蹲坑于二次元,吃碧玉,也青,环斐,光馨,光亮等等。杂食动物。

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
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情也。

欢迎勾搭留言哟(= ̄ ρ ̄=)~

[小段子]传说中的代沟

我:妈,你的偶像是谁?

妈:毛主席哇,我们的金太阳昂。

我:我的偶像是谁?

妈:谁呀?

我:你猜,他姓诸。

妈:朱德。

我:错。

妈:朱毛。

我:错。

妈:朱元璋。

我:错。

妈:哟,猪八戒呀?

我:(青筋暴起,慷慨悲愤)诸葛亮啊一一!!!

妈:(恍然大悟)哦,你原来喜欢那个朱格啊。

我:(倒吸冷气)是诸葛不是朱格。

妈:好好,诸葛诸葛。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某次换台到老三国。画面上的孔明正调兵遗将。

妈:看,你喜欢的朱格。

我:(愣住筷子,无语凝噎)……

孔明:主公且宽心,前番一把火,烧了夏侯惇大半人马……

我:(瞅老妈一眼)我亮对备备最好啦~

妈:(眯眼望去)额呀,朱格是刘备的人啊?

我:(愤然)您以为呢?

妈:(点头状)噢噢,这样啊。

我:(无语抽泣)……

[摘录] 《诸葛连弩及其再发明初论》综论

   
    这里有必要首先讨论陈寿给诸葛连弩的定性。《诸葛亮传》说:“亮性长于巧思,损益连弩,木牛流马,皆出其意。”《史记礼书第一》曰:“观三代损益,乃知缘人情而制礼,依人性而作仪,其所由来矣。”《三国志•魏志•三少帝纪•齐王芳纪》曰:“季末暗主,不知损益,斥远君予,引近小人,忠良疏远,便辟亵狎,乱生近暱,譬之社鼠。”《先主传》曰:“五帝损益,此道不废。”在这里,“损益”都是增减、改进的意思,它说的是量上的变化,而非质的飞跃。陈寿认为诸葛亮只是“损益连弩”,这个定性值得再研究。我们认为,诸葛连弩首先使用了连杆、箭匣、利用杠杆原理实现了快速连发,取掉了弩机和望山,在世界历史上首先创造出能连续发射的弩,远远超出了“损益”范畴,与以前的连弩已有本质的区别,是一种崭新的武器。为了纪念诸葛亮的伟大贡献,我们将它命名为诸葛连弩。

    诸葛连弩中的箭匣、箭管是现代枪械中弹匣、枪管的原始鼻祖。诸葛连弩是世界上最早的自动武器。有关“自动武器”的基本定义是:利用火药燃气能量或其它非人力外部能源,进行装弹或连发的射击武器。利用非人力外部能源工作的又称为机械化自动武器。自动化武器有单发和连发两种。单发自动武器又称半自动武器,或自动装填武器,在射击过程中,能自动退壳或装弹,但不能自动击发,须放松板机再次扣引,才能再次发射。连发自动武器又称全自动武器,能自动退壳、装弹和击发,可连续射击,直到供弹具中的弹药射光或放松板机为止。诸葛连弩利用非人力外部能源,在射击过程中能自动装箭(不存在退壳),事实上已是半自动武器,或自动装填武器。诸葛亮是当之无愧的全世界自动武器的开山始祖。

    最近我们翻阅了大量有关我国科技史方面的著作和教材,在谈科技发明和贡献时,几乎都没有提到诸葛亮的名字。究其因,主要与诸葛亮发明的木牛、流马、连弩长期以来一直是谜,缺少实物资料,特别是缺少确实能站得住脚的科学资料有关。近年,武侯祠博物馆已征集到两种不同外形的木牛流马,都是利用杠杆原理驱动,行进时可以上坎下台阶,适合川陕交界的地理交通,我们认为已比较接近诸葛亮的木牛流马了(将另文研究)。而诸葛连弩,现己破解千古之谜。诸葛亮发明、创造出了这种世界上最早的自动武器,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古代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。

    最后,作为本文研究的附带产品,针对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等工具书上的有关解释,本文在此首先指出,我国古代的“连弩”,实际上包含三大类型的弩:1、两支或更多的弩连在一条弩臂或一架弩床上;2、一击而同时发射二矢或多矢的弩;3、连续发射的弩。诸葛连弩是我国古代首次出现的连续发射的弩,与此前的连弩有质的区别与飞跃。

一一摘自《诸葛连弩及其再发明初论》罗开玉、李希勇 著

   

全世界自动武器的开山鼻祖😏,又get到吹亮的新技能(。・ω・。)ノ♡

[杂记] 鲁冰花

随手翻阅杂志,发现了有关新西兰南岛鲁冰花的图文。原来,鲁冰花是这样美的花,有着紫色火焰样的花瓣,浓郁的嘟噜一长串,铺展开紫色的花海,在烈日冰川下笔挺地闪耀着灼光。也许是相机独特的拍摄效果,总觉得有些美得失真了。我记忆中的鲁冰花,并无具形,是旧校舒缓的铃声。那一曲甜美柔和的歌谣,隐隐睡梦中觉出,是冰糖的味道,甜丝丝的。

儿时特别令人怀念的日子,还有随记忆封尘的红砖墙、四叶草、梧桐、沙地、卡牌与陀螺。可惜都随着旧校翻新,斜坡抹平,成烟了。物非人非,怎么去想,都不免苦涩。

从学长那借的蜀汉直百五株和蜀汉五株~只有一个是能看出原貌的😂说是因为跟孙吴一样国力弱所以币薄质劣不值钱orz但是毕竟拿着很轻便不是吗!!

[短篇] 执子之手(光亮)

     
        “……输了半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指尖的白子堪堪落下,便半垂眼帘,语气微微露出不甘。

       “哈,现在承认我的实力比你强了吧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 对面榻上染着黄发的少年目测收官也已结束,笑嘻嘻咧开嘴,张开右手的折扇扇啊扇的,毫不掩饰眼底的得意。

       “哼,你得这半目不过是侥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有着棋坛贵公子之称的塔矢亮完美地保持着一以贯之的傲气,此刻因打死都不服输的性格而扭过头去,额边的发如丝绸般垂下遮住了脸颊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 “还嘴硬吗,我这一扳的后招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黄发少年复盘时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   “什么,这明明是一步烂手嘛。如果我这么一断,看你还怎么出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又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    室内的两人又比着棋盘较起劲来,这是他们作为职业棋手多年来保持的优良传统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塔矢亮凝眉细想,自从北斗杯决赛上与韩国选手高永夏的巅峰对决后,这家伙倒是真的进益了不少。那一局,他自觉以自己的水平也无法下得更好。终于追上来了吗……进藤光!这么想着,塔矢亮不觉握紧了双手。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家伙,在围棋上有着不亚于自己的天赋。从小学六年级第一次交手起,他便坚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毕生宿敌。有段时间他也曾对他忽上忽下的棋力产生疑心。然而近来的赛事,表明他并没有看走眼。

       “话说回来,进藤光……为什么最近你总是在回避我的父亲?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摩挲着手中的棋子,似是漫不经心地提起。

       “哈?你说什么,我哪有刻意回避塔矢名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努力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,都承认自己是刻意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决定无情地戳破这个劣质的谎言。

       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努力辩解。

       “只不过是父亲希望你告知SAI,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再来一局。而你——恐怕并不是不愿意联系SAI,只是其中另有隐情。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双手抱胸,冷静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 见对方低下头久久不答,塔矢亮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SAI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关于SAI的事,我没法一言两语解释清楚。解释起来也很困难。我只能说,SAI……我确实联系不上了。让令尊失望了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始终盯着棋子,声音有些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并不是塔矢亮想要听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如果没有别的事,天也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进藤光……你给我说清楚。”眼看着进藤光就要离席,塔矢亮忙不迭伸手拽住对方袖口。因为,已经瞒着他够久了啊。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了。进藤光隐藏的实力,拥有惊人棋力的SAI的真面目,以及进藤光与SAI的关系……说不在意,那是假的。所以,就算他并无权利得知真相,他也想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想知道吗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  进藤光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对面的人以无言却坚持的目光作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可要耐心点了。因为,这个故事很长喔……喂,先放开手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恍若才发觉自己如此失态的举动,抿了抿唇,努力不着痕迹地恢复到端庄的姿态,作出一副聆听者的模样。进藤光看在眼里,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……其实SAI的真名叫做藤原佐为。”进藤光的目光凝注在手中的折扇上,露出留恋的神情来。他知道,就算说出了真相塔矢亮也未必会信。然而随着翻腾滚烫的记忆浮上来的,却是再难以压抑的那一股倾诉的欲望。这一刻,他等得焦急,他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少年们面对面坐下,开始了漫长的午夜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,我与佐为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……你说的,为了连接遥远的过去与未来,我们因此而存在……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相信曾经有这样的灵魂住进我的身体里吗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尽管有所预感,但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事,他怎么可能一下子接受得过来啊。然而回想起曾萦绕脑海的种种细节,与进藤光所言又得到了一一印证,不由得他不去相信。原来,那些想不通的棋局,竟然是那样可爱又伟大的棋手下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佐为的存在。就算难以相信也让人想要去相信。”少年深吸一口气,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……”进藤光只觉似有一股暖流溢满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,我不明白。佐为为什么要消失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想及此,进藤光不觉涩声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光,佐为也许是回不来了。但是,我可以帮你一起寻找他哦。你下棋的招式中,满满都是佐为的影子呢。那么熟练的秀策流,我如何也忘不了。”塔矢亮虽没有与佐为日日夜夜的相处,但思及他的心情,自己也颇觉能理解一二,不由轻声安抚。

         见进藤光只是怔怔发呆,塔矢亮挠挠头,也想不出其他办法,只好拿起棋子诚恳道:“小光,实在想念佐为的话,就来跟我下棋吧!知道了你有一位这样的老师,我可是一刻都大意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……”进藤光忍不住靠近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干,干嘛?”面对着靠得越来越近的小光,塔矢亮一个措手不及,不觉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答应我要一直陪我下棋……无论何时都不能突然就消失哦。”进藤光的声音越来越轻,却抬手重重在塔矢亮肩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啦,你拍我那么重干嘛!”塔矢亮揉着吃痛的的肩膀跳起脚来。瞪着对方无辜的眼神,不觉反应过来,这真是个笨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笨蛋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露出纯天然的微笑,自我感觉良好地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棋盒里摸出一把棋子,认认真真撒在棋盘上:“来吧,猜先!”

         塔矢亮瞬间恢复状态,从另一个棋盒里摸出两个棋子,同样笔直地伸出手撒下,目光灼灼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彼此都知道,成为棋神的竞技还远远没有结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为了棋坛拥有无上光荣的名人宝座,为了所有棋手孜孜不倦追寻的神之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今后也将一起进步,完成种种艰苦卓绝的挑战赛。但只要那些温柔的记忆一直存在,博弈的手便永不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好的光亮文~ @棉花糖

[维亮]襄嫔醉酒(姜维视角)

那一年的陇道蜿蜒旌旗挂山头

那一年的练武池旁回首你风流

不要说维不恋家步尘错与对

只想梦里掌灯陪你再醉一回

金中帐虎步营是你给我的礼物

蜀山梧桐曲几番轮回为你奏出

剑门关关不住我深深的思念

皇城倾覆余一执念魂断天阙

良人就在一寸间

举扇遮月情似天

征途路茫茫

问君何时恋

主帅台鬓白星见

谁知吾爱心中寒

醉在奸佞坏

梦回大汉爱





根据流波太太后宫梗的脑洞,不全押韵。

突然觉得甜姜性转多么美好,要不要开个坑呢😁

本子终于到了嘤嘤嘤一一一
季汉全员都美腻了表白神仙画手小川太太!!! @遗忘之川 玄亮红蓝CP组连身高都算好了简直完美!红眼影君嗣美人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哎!挥旗的小甜姜真的又萌又帅气(//∇//)甜姜丞相豆腐加我一个(擦口水)成都汉中绵阳勉县广元剑阁乐山昭化一定统统都要去的XD

推荐河图的《失空斩》
唱法独特,越听越好听的那种

[短篇] 薤露

听完《失空斩》的产物、有刀没糖。

昏暗的地牢通向无底深渊。

痛。马谡徒劳地想掰开黑雾一般缠绕于身的锁链,却只能刺激伤口产生更加猛烈的剧痛。

黑暗中,似乎有粘稠血液滚落的声音。是从他的额际、眼角、弯曲的指上寂寂流淌,以微不可闻的声响滴落下去的。忽有人持一簇火光,迤迤然走来,照亮了周围的一切,包括马谡,还有石板上血迹形成的谶纬符号。是大凶。

马谡停止了挣扎。即使闭着眼,他也能瞧见那块雪白的衣角,与此地是何等的格格不入。那人住了脚,沉默了良久,像是在用心观察着自己的处境。有一刹,马谡以为时间已臻宇宙洪荒。

忽听突兀的梆榔一声响。

马谡预感不妙,猛地睁眼,下一瞬间便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。

却见火苗蚁附上那人衣角,藤蔓般不屈不挠地攀上去,张牙舞爪地环绕着四肢躯干!

火势骤烈,那人独不觉,只在这妖冶的火光中怔怔失声,“幼常……”

啊啊啊————!!!!!

“幼常……幼常?”几分焦急,几分无奈。

这声音……是师父?马谡发觉喉咙火辣辣的痛,睁开眼后,看见中年男子略显失态的脸,脑子一片空白。待回过神来,方深吸一口气,自嘲地想:是了,刚才那一幕是梦。看来神在梦里也不肯放过做错事的人啊。从街亭之败的那一刻起,他便注定免不了阶下囚的命运。所以如今真的身在牢房也并不奇怪。

不过师父没事,真的太好了。

“幼常,是做噩梦了吗?”对面的中年男子即诸葛亮,见马谡神智已清,轻声问。

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糟糕,刚才的喊声很大吗,马谡赧然地想。

见马谡无恙,诸葛亮敛容道,“如此,幼常该知道明天就是处刑之日了吧?”

马谡神色一黯。

“你可知孤为何要斩你?”诸葛亮背转身,回眸幽幽道。

“丞相,谡无能,谡不该贸然请兵,更不该不听王将军劝阻,一意孤行上山扎营,让敌军伺机断了水源,方寸大乱……”

“在敌军即至的紧要关头,上山扎营也未为不妥。只是,仅仅断了水源,至于让我方一万汉兵一溃即散?幼常不是熟读兵法,该知道有句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吧?”所以,问题不在这里。

“是……失了军心啊。”马谡惭愧道。若不是当日他一下子做出的指令太多,让诸将士陷入举措烦扰的境地,对他这位初来乍到的主将的信心渐渐失却,加上水一缺,兵士更是闹作一团,全然不听他调度了。主将举止轻浮,失去威信的后果,他领教了。只是这个代价太沉重。

“孤没料到,幼常这么大了,做事情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语气是冷峻的。

马谡全身一僵。

“丞相,谡既已酿成大错,断无求饶之理,惟有一死以谢罪!”只有一死,才能平息众怒,保全丞相声名啊,“谡,早已是身败名裂之人,还望丞相成全!”

“怎么,你巴不得现在就死了吗?”凉凉的。

“是!若能让丞相宽心,谡万死不辞!”马谡痛苦地挤出笑容,努力拱手作揖道。

看着朝夕与共的你死去,我就能宽心了吗?街亭之失,又何尝不是我之过?若是我亲自上阵……你又何败之有?未料到你是初战,未免督军不严。都是……我之责啊。诸葛亮失神落魄地想。

看到马谡颤巍巍拱起的手,诸葛亮努力平复好情绪,终于回转身来,从衣袖中抖出一纸包,淡淡道:“这个拿去。”

“丞相……”马谡愕然道,真的要自己现在就死吗。

“不是,这是麻沸散,有足够的剂量,现在喝了。”明天大概就不会痛了。

“丞相……”马谡心中一暖,“多谢丞相美意……只是,”

“谡想要独立承受那一瞬的痛苦。”那死神的夺命一击,既然是我应得的,我死得光明正大,又何惧之有!

“弟子马谡,还望师父成全!”这是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“既如此,孤便成全你。”隔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。

蜀汉建兴六年的暮春,马谡因兵败被斩于汉中军营,枭首辕门。
 
  “薤上露,何易晞。露晞明朝更复落,人死一去何时归——”马谡的家人垂首痛哭,招幡飘扬,招魂之人摆阵吟唱不止。窗内的诸葛亮听见了,放下了手中的竹简,楠楠道:这调儿……跟《梁甫吟》何其相似啊!旋即泪流不止。

   天色将晚,主薄杨颙上来收拾书简时,发现丞相正倚窗歇息呢。丞相的面颊上,泪痕犹未干。

记《酉阳杂俎》蜀汉事三则(?)
阿斗为什么我总是按捺不住想打死你的冲动。
这样的萤火芝给我来一打(。ò ∀ ó。)~
顽劣愚民竟敢觊觎我大贝贝的东西,拖出去咬死!嗷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