隅中蛇

这里阿岚,静如潜鱼,动若奔獭。仿古探微,痴迷三国,流连两宋。苟全性命于盛世,不求闻达于方家。季汉粉,主吃玄亮/维亮。HP迷,主吃斯莉。蹲坑于二次元,吃RR,焰钢等等。杂食动物。

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
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情也。

欢迎勾搭留言哟(= ̄ ρ ̄=)~

[短篇] 执子之手(光亮)

     
        “……输了半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指尖的白子堪堪落下,便半垂眼帘,语气微微露出不甘。

       “哈,现在承认我的实力比你强了吧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 对面榻上染着黄发的少年目测收官也已结束,笑嘻嘻咧开嘴,张开右手的折扇扇啊扇的,毫不掩饰眼底的得意。

       “哼,你得这半目不过是侥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有着棋坛贵公子之称的塔矢亮完美地保持着一以贯之的傲气,此刻因打死都不服输的性格而扭过头去,额边的发如丝绸般垂下遮住了脸颊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 “还嘴硬吗,我这一扳的后招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黄发少年复盘时不屈不挠。

       “什么,这明明是一步烂手嘛。如果我这么一断,看你还怎么出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又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    室内的两人又比着棋盘较起劲来,这是他们作为职业棋手多年来保持的优良传统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塔矢亮凝眉细想,自从北斗杯决赛上与韩国选手高永夏的巅峰对决后,这家伙倒是真的进益了不少。那一局,他自觉以自己的水平也无法下得更好。终于追上来了吗……进藤光!这么想着,塔矢亮不觉握紧了双手。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家伙,在围棋上有着不亚于自己的天赋。从小学六年级第一次交手起,他便坚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毕生宿敌。有段时间他也曾对他忽上忽下的棋力产生疑心。然而近来的赛事,表明他并没有看走眼。

       “话说回来,进藤光……为什么最近你总是在回避我的父亲?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摩挲着手中的棋子,似是漫不经心地提起。

       “哈?你说什么,我哪有刻意回避塔矢名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努力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,都承认自己是刻意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决定无情地戳破这个劣质的谎言。

       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努力辩解。

       “只不过是父亲希望你告知SAI,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再来一局。而你——恐怕并不是不愿意联系SAI,只是其中另有隐情。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塔矢亮双手抱胸,冷静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 见对方低下头久久不答,塔矢亮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SAI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关于SAI的事,我没法一言两语解释清楚。解释起来也很困难。我只能说,SAI……我确实联系不上了。让令尊失望了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进藤光始终盯着棋子,声音有些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并不是塔矢亮想要听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如果没有别的事,天也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!进藤光……你给我说清楚。”眼看着进藤光就要离席,塔矢亮忙不迭伸手拽住对方袖口。因为,已经瞒着他够久了啊。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了。进藤光隐藏的实力,拥有惊人棋力的SAI的真面目,以及进藤光与SAI的关系……说不在意,那是假的。所以,就算他并无权利得知真相,他也想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想知道吗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  进藤光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对面的人以无言却坚持的目光作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可要耐心点了。因为,这个故事很长喔……喂,先放开手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塔矢亮恍若才发觉自己如此失态的举动,抿了抿唇,努力不着痕迹地恢复到端庄的姿态,作出一副聆听者的模样。进藤光看在眼里,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……其实SAI的真名叫做藤原佐为。”进藤光的目光凝注在手中的折扇上,露出留恋的神情来。他知道,就算说出了真相塔矢亮也未必会信。然而随着翻腾滚烫的记忆浮上来的,却是再难以压抑的那一股倾诉的欲望。这一刻,他等得焦急,他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少年们面对面坐下,开始了漫长的午夜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,我与佐为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……你说的,为了连接遥远的过去与未来,我们因此而存在……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相信曾经有这样的灵魂住进我的身体里吗,塔矢亮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尽管有所预感,但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事,他怎么可能一下子接受得过来啊。然而回想起曾萦绕脑海的种种细节,与进藤光所言又得到了一一印证,不由得他不去相信。原来,那些想不通的棋局,竟然是那样可爱又伟大的棋手下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佐为的存在。就算难以相信也让人想要去相信。”少年深吸一口气,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……”进藤光只觉似有一股暖流溢满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,我不明白。佐为为什么要消失呢?”

        想及此,进藤光不觉涩声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光,佐为也许是回不来了。但是,我可以帮你一起寻找他哦。你下棋的招式中,满满都是佐为的影子呢。那么熟练的秀策流,我如何也忘不了。”塔矢亮虽没有与佐为日日夜夜的相处,但思及他的心情,自己也颇觉能理解一二,不由轻声安抚。

         见进藤光只是怔怔发呆,塔矢亮挠挠头,也想不出其他办法,只好拿起棋子诚恳道:“小光,实在想念佐为的话,就来跟我下棋吧!知道了你有一位这样的老师,我可是一刻都大意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塔矢亮……”进藤光忍不住靠近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干,干嘛?”面对着靠得越来越近的小光,塔矢亮一个措手不及,不觉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答应我要一直陪我下棋……无论何时都不能突然就消失哦。”进藤光的声音越来越轻,却抬手重重在塔矢亮肩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啦,你拍我那么重干嘛!”塔矢亮揉着吃痛的的肩膀跳起脚来。瞪着对方无辜的眼神,不觉反应过来,这真是个笨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笨蛋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露出纯天然的微笑,自我感觉良好地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棋盒里摸出一把棋子,认认真真撒在棋盘上:“来吧,猜先!”

         塔矢亮瞬间恢复状态,从另一个棋盒里摸出两个棋子,同样笔直地伸出手撒下,目光灼灼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彼此都知道,成为棋神的竞技还远远没有结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为了棋坛拥有无上光荣的名人宝座,为了所有棋手孜孜不倦追寻的神之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今后也将一起进步,完成种种艰苦卓绝的挑战赛。但只要那些温柔的记忆一直存在,博弈的手便永不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 说好的光亮文~ @棉花糖

评论(4)

热度(15)